侠客岛:被中国制裁的5个美国NGO,到底什么来头?,今日资讯

今日资讯 2019-12-04169未知admin

  美国国家基金会对外是NGO,但它实际上是专门用于开展不方便直接出手的活动和心理战,其80%以上的资金来源于和拨款。这些NGO将目标社会存在的问题根源归纳为缺乏“”,将解决问题的方法总结成实现“”,再举行各种研讨会、论坛、培训班,重点影响意见和,最后再影响至社会大众。

  12月2日,中国终于“亮剑”,宣布对在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部分美国非组织(NGO)实施制裁。今日资讯

  事涉5个NGO,他们分别是:美国国家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协会、美国国际研究所、观察、之家。

  他们究竟在事件中做了什么?他们又曾经在其他国家做过什么?

  推手

  2003年后,格鲁吉亚等三个独联体国家相继发生更迭;2010年后,“阿拉伯之春”席卷突尼斯、埃及等多个中东北非国家;2014年乌克兰爆发流血冲突和。

  2014年9月,地区发生违法“占中”事件”;2016年6月发生“旺角骚乱”,然后就是今年6月至今的修例风波。

  这些事件,都有一个规律,那就是从表面上看,像是内部一批反对派人士进行“街头”,然后获得“”的支持,最后扩散成的大规模社会运动。

  而深入探究其实质,则发现其背后真正的推手却是力量——人们将这类事件统称为“颜色”。

  在这场的战争中,最主要的载体就是一些被称为NGO的国际非组织,而其中最大的一支力量就是美国国家基金会。

  美国国家基金会对外是NGO,但它实际上是1983 年由里根发起成立,专门用于开展不方便直接出手的活动和心理战,其80%以上的资金来源于和拨款。

  众所周知的是,它与中情局关系密切,甚至被人称为“第二中情局”。在此次风波前后,美国国家基金会向本土的各类反对派组织提供了大量的资金。

  公开数据显示,充当反修例的本土NGO“监察”自1995年开始接受NED拨款,多年来接受资金共近1500万港元。

  不知何故,2014年基金会暂停了对该组织的直接援助,但继续向“国际事务全国研究所”等组织输送资金,至2018年该基金会在至少投入8600万港元。

  除直接投入资金外,美国国家基金会还有一个重点任务,就是物色和培养美国在港代理人,他们这次充当了“乱港”。

  今年5月14日,该基金会邀请“港独”李柱铭、罗冠聪等人参加研讨会,主题就是“反修例”,李柱铭还曾获得美国国家基金会颁发的年度“”。

  据《大公报》报道,2012年美国国家基金会拨款10万美元,通过“和平委员会”干事叶宝琳交给黄之锋,作为活动经费。2014年3月,再次给黄之锋160万港元。

  2017年,“民间阵线”召集人杨政贤曾参加美国国家基金会的访学项目。

  了解内情的有关人士告诉岛叔,如今的操作流程是这样:美国要想在哪里使劲,美国国务院“研究和情报安全署”就在目标地物色谁有用、谁能、谁易控制……然后形成报告通报给中情局,中情局就向美国国家基金会等NGO发出指令,开始实地运作。

  除了“监察”外,于4月带头发起反修例联署信的还有“”组织“永社”“港加联”“澳港联”及幕后策划五年前“占中”的华人书院等65个本地及海外组织。

  

  排在制裁“清单”中第二位的美国国际事务协会(NDI),其实是美国国家基金会的子机构。该协会自1997年开始关注事务,2002 年该学会中国事务部在设立了办事处。

  在协会2016年9月发布的名为“化报告(1997-2016)”中,该协会用看似科学的调研方法,今日资讯得出近年来在“一国两制”背景下化程度的急剧下降的结论。

  早在2014年非法“占中”发生时,美国国际事务协会就在高校、街区举行各类和活动,主题包括“形象建立、技巧以及如何面对传媒”“如何进行资金筹款”等,2006年2月他们还开办了为期一年的“区议会候选人及选举经理竞选学校”,目的就是影响2007年的区议会选举。

  发布“研究报告”“调研结果”是这类NGO的手段。成立于1978年的“观察”组织就深谙此道。

  这个组织长期介入、新疆和边疆民族地区问题,对一些“”“”进行支持。早在2005年,该组织就等“”出席美国的听证会,向美国议员介绍“中国是如何新疆的”。直到今天,该组织仍不懈地中国在疆的民族政策与治理。

  在近期的活动中,该组织直接上场。8月末,在港铁里被警方按倒的一名外国人,携带着伪造的记者证件,其真实身份则是“观察”的。

  美国国际研究所同样成立于1983年,同属时任美里根总统的“计划”的一部分,它虽然与美国国家基金会没有隶属关系,但接受后者的资金援助。

  1941年成立的“之家”是隶属於美国的智库,该组织66%预算来自美国,按照美国的标准,对进行所谓的年度评估,实则干预他国。

  在风波中,这些组织无一例外,大量发布“”“抗命”“”等言论,给反对派和以鼓励和支持。

  实际上,在全球范围内,最近二十年来几乎所有国家发生的与叛乱都与它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2004年海地、2009年洪都拉斯、东欧的“颜色”以及中东的“阿拉伯之春”。

  手段

  为何某些NGO会成为国家推行“颜色”的最佳载体?

  原因是这些NGO在目标国的活动有着十分灵活的手段和特点:既有公开性又有隐秘性,既有直接性又有渗透性。

  意识形态是激发人们行动的内在思想。首先,部分NGO通常以做科研和社会调查的借口来促使目标地思想的改变。比如,这些NGO喜欢研究的课题包括“”“问题”“投票选举”“抗命”“非运动”“性”等。

  通过这些研究,这些NGO不断抛出具有既定立场的研究报告,将目标社会存在的问题根源归纳为缺乏“”,将解决问题的方法总结成实现“”,再举行各种研讨会、论坛、培训班,重点影响意见和,最后再影响至社会大众。

  在美国国家基金会的网站上,该组织毫不讳言地把自己的工作方式总结为七点:帮助“封闭社会”的者、巩固、运用多领域手段、与其他基金会的合作、培养新的伙伴组织、推进对的研究、建立世界性运动。

  其次,资金支持是此类NGO发挥影响最直接的手段。社会运动需要调动各种资源,资源就需要花钱。一些NGO通常以“资助”“捐献”“公关”等理由向选中的代理人、本土NGO、、高校、学生组织甚至项目提供资金。

  最后,在运动酝酿和发动阶段,策略和技巧培训也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在近几个月的局势中,虽然者背后“无大台”,但我们看到的却是他们具有高度的组织性、策略性和技巧性。其实,这种组织性是数年培训的结果。

  有人会问,既然美国的某些NGO已经成了美国他国内政、他国的工具,那其他国家也可以利用本国NGO去“反其道而行之”吗?

  这还真的很难实现。这套手法美国自己玩得太娴熟,以至于自己生怕别人用来对付它。这不,美国早在1938年前就搞了一个《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不但是他国的NGO,连资助的也会被美国司法部盯住。

  随着部分NGO在“颜色”中角色和作用的,其他国家也注意到必须对其严加管控。

  作为这些NGO重点进攻的目标国,俄罗斯在2012年通过了《非组织法》,2015年又颁布了《不受欢迎的组织法》。中国则在2016年通过了《中华人民国境外非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可惜的是,地区并不存在类似的法律,导致这些NGO有空间、有能力在修例风波中发挥了恶劣的作用。今日资讯

  12月3日,针对前一日中国宣布对5个美国NGO做出制裁的决定,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有关事宜属外交事务,特区会按照中央要求作出配合及跟进。

  愿能尽快止暴制乱,恢复和平。

  文/宇文雷格

  资料/点苍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