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剿”抖音美科技资讯国:一场Z世代、流量和社交平台的战事

科技资讯 2019-12-04185未知admin

  原标题:“围剿”抖音美国:一场Z世代、流量和社交平台的战事

  圣诞树的灯已经点亮,壁炉里火烧了起来,八年级的凯特和表姐妹们对着手机摄像头甩动双手手指,做出刻薄口型:

  她们穿着T恤仔裤在2015年的平安夜派对疯狂摇摆,跟着“ selfie selfie selfie selfie……”的节奏继续模仿视频。

  彼时这群陶醉于特效的美国孩子们并不知道,她们这一批“00后”,最终会把TikTok(抖音海外版)刷上App Store的榜首,让第一个来自中国的文化产品打下美国青少年市场,甚至越过美国本土的社交巨头们。

  终于在2019年,从Facebook、YouTube、美国本土视频社交创业公司到机构,仿佛从一场“特洛伊木马计”中,举手瞄准了共同的目标——抖音。

  从硅谷到,“围剿”的号角已经吹响。

  扎克伯格再一次感到了。

  没有人能永远年轻,也没有内容平台能永远年轻。曾经大火如今却是挖坟现场的校内/人人网,就死于青春散场。

  Facebook也已经15岁了。在上一场“中年危机”里,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Instagram的13人团队。但就连彼时风靡年轻一代的Instagram,如今也已经9岁了。

  当90后于讨论发际线,消费主义市场上的当红炸子鸡,是出生于1995年至2009年的“Z世代”。

  他们仍旧喜欢P图,他们还特别喜欢发视频。

  帮我选个滤镜,照片配文怎么写好?

  我要听起来是智慧型

  过去5分钟只有10个赞

  你觉得我应该删掉这张照片吗?

  让我再来一张

  ——《#》 烟鬼

  《#》刻画了一个社交上典型的“Basic Bitch”,全程在酒吧洗手间对着镜子自说自话。演员用语调、手势、吐词把圈粉矫揉造作的心态刻画到淋漓尽致。

  然而,那句又贱又酷的“But first, let me take a selfie (但是,我要先来张)”,引发了无数青少年疯狂模仿。

  2015年,这支烟鬼的蹦迪舞曲《#》再次出现病毒式,是在一个名为Musical.ly的视频社交网站上。

  Musical.ly最初的模式很简单,就是将最流行歌曲慢速播放,让用户能够贴合口型,如同是他们在演唱。短短十几秒时间,头发变色、美瞳美颜、每个人都是最In的明星。

  凯特和姐妹们拍拍头发装成大人模样,按视频配口型:“那个模特真是太假了,她Ins上的粉一定都是买的,谁会在周一出门——?”

  美国青少年简直为这个效果痴狂,人类竟然在对美颜滤镜的热爱中找到了世界大同。

  视频病毒式,用户爆发式增长。

  此后Musical.ly被中国公司字节跳动收购、用户迁移,改名换姓变成了TikTok——抖音的海外版。在美国社交巨头眼皮之下,TikTok越过了Facebook,盘踞在App Store免费应用下载榜首。

  TikTok,终于成了Facebook面前的另一场中年危机。

  “救救?”TikTok上的Z世代

  扎克伯格是站在围剿TikTok最前线的人。在彻底露出精明商人的面孔后,他也不惮于一手用身份TikTok,一手发产品围剿TikTok。

  他在Facebook的种种风波中,还能历数TikTok的种种“”:危害青少年隐私安全、影响青少年观念、中国企业身份、可能到……其中一些曾经加诸于Facebook头上的,扎克伯格转手“祸水东引”。

  最关键的一张牌,是“美国的下一代”。

  硅星人经常在湾区意外被TikTok刷存在感。比如一群初高中生在湾区小城中心游荡,最醒目的一个穿着黑色长文化衫,印着巨大的TIKTOK——真是镇上最靓的少年嘻哈朋克。

  TikTok甚至成了年轻人的消遣话题,Paris Baguette的咖啡师一边做咖啡,一边向同事介绍怎么玩TikTok,并追溯其Musical.ly的渊源。

  抓住流量,抓住Z世代,未来属于Z世代,而Z世代属于TikTok。

  TikTok美国的平台首页口号写着:“真实的人,真实视频,承包你一天的笑点”。

  实际上,TikTok有三宝:配音、滤镜、戏精满地跑。

  拍短视频成了凯特和其他孩子们的集体活动,“所有的孩子都在玩短视频”。

  凯特是校园里风头最劲的啦啦队员。她伯克利毕业的母亲骄傲地向硅星人展示凯特的参赛表演视频。少年成名不易,在一次空翻落地表演中,凯特的队友甚至磕掉了牙齿。

  平心而论,美国对于文化和个性张扬的鼓励到了有些极端的程度。美国学生告诉硅星人,校园里最受欢迎的孩子,很难轮到一心读书的模范学生。好学生甚至还会被骂“书呆子”,利用价值仅限于抄作业。

  大家都想成为“Popular kids”,青春的表演都在蠢蠢欲动。

  TikTok设置了各种“视(表)频(演)挑(主)战(题)”,来这种已经一触即发的表演。

  在TikTok最近设置“#Pep Talk(鼓励谈心)”流行趋势标签下,一群青少年上传自己(或是自己的狗)对着一段Google机器语音读文本做出的“Pep Talk”眼泪汪汪的视频。

  TikTok还定义了E-girl的标签概念,用类似的妆容风格引发少女模仿。在这个的圈层世界,社恐人群看到TikTok上的表演型人格,可能会原地昏倒。

  然而自恋到极致的是古希腊中的少年纳西索斯,因为太过顾影自怜溺水而死。,把他变成了终日望向水面的水仙花。

  对于美国Z世代的父母而言,他们可不愿子女变成终日旋转跳跃自恋的“水仙花”。

  然而相对中国文化,美国父母还有令人惊叹的宽容,更加鼓励个性与创造。他们学习如何与TikTok共处,撰写了《家长TikTok终极指导手册》。

  美国家长们还没来及的喊“救救孩子”,TikTok的对手们,已经举起了这柄剑。

  围剿“特洛伊·抖音”

  TikTok正在美国经历一场妖。

  抖音在国内被引诱用户,流量至上,低俗奇葩价值观。

  但在美国,TikTok还没来得及走到这一步。TikTok还是一个青少年无惧于呈现自己“傻乎乎”形象的流行文化平台,首页推荐大多是创意搞笑视频。

  那些沙雕抓马的小视频,到底有什么好怕的?到底是谁在怕的?

  中国身份,是TikTok风靡万千美国青少年的第一重“原罪”。

  美国人颇以为豪的价值观,很快被自己人打脸。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两年后,美国外资审查委员会决定重新针对它发起审查,以决定这桩收购是否。

  如果判定需要将Musical.ly从公司剥离,仿佛也能从业务上断TikTok一臂。

  但这确实很“匹夫无罪,怀流量其罪”。电影电视社交网络,哪个文化巨头不是靠全球贩卖价值观,一边赚的盆满钵满。

  但流量意味着什么?连美队也原本有意通过TikTok吸引招募新兵。美国陆军征兵司令部(USAREC)表示,它不断提醒士兵们保持,注意通过社交共享个人信息和数据的风险,这一也涉及TikTok。

  在Twitter上,TikTok被疑虑的用户比喻成“特洛伊木马”——特洛伊人欢欣鼓舞地接纳了希腊联军留下的木马,然后藏在木马肚子里的希腊人攻陷了特洛伊城。

  美国用户以为这是一个生长于美国的流量平台,即便在这场Facebook和TikTok的对战中,还有许多美国用户不知道TikTok的中国身份。

  美国科技界实在在感情上有些难以接受,一个来自中国的文化产品在美国大杀四方。他们追根溯源,不少人以为Musical.ly是一家美国公司,TikTok买下了Musical.ly,然后抄袭产品。

  关于Musical.ly的身份,美国的企业资料库代表Crunchbase标记为总部位于的公司。而在中国上,这是一家成立于上海,科技资讯在仅有少量员工的中国初创企业。

  而在的大旗下,Facebook在打一场商业战役。

  二者都是全球市场的玩家,扎克伯格在Facebook内部的谈话泄露,谈到与TikTok的竞争:“它在美国的业绩开始腾飞,科技资讯尤其是对于年轻人。它在印度的增长非常迅速。我认为就规模而言,它已经超过了Instagram。”

  万一TikTok在全球市场超越Facebook,成为最流行的社交呢?

  其他海外短视频公司向硅星人谈起TikTok的成功,都容易归因于Musical.ly。而在扎克伯格向中国疯狂示好的那段时间,他甚至有意买下Musical.ly。

  Buzzfeed援引知情人士称,扎克伯格那场谈判是认真的,但始终没有达成实质性结果。大约14个月后,字节跳动将Musical.ly收入囊中。

  在Facebook泄露的谈话录音中,扎克伯格称Lasso“旨在使产品市场适应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这是第一步。我们正在尝试看看,能否先在TikTok还不成气候的国家地区使用它,然后再与TikTok在那些大国和地区竞争。”

  美国本地的视频社交创业公司,也希望在TikTok遭受之时趁虚而入。

  一家视频社交平台Fireplace与TikTok非常类似。据《华尔街日报》报道,Google在10月讨论了对其进行收购。

  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YouTube高管们也在考虑模仿TikTok的方法,包括在YouTube应用程序中添加类似的视频编辑软件。

  另一家类似的视频社交平台Triller则宣布,在10月完成了2800万美元融资。

  TikTok的真实“危与机”

  在行业鼻祖通常会成为先烈的时代,TikTok与美国本土社交网站的争夺日渐火热,短视频鼻祖Vine已经渐渐被遗忘了。

  杰西卡经历了Vine,Musical.ly,和TikTok的时代。那贯穿了她的高中与大学,现在她已经进入硅谷一家头部社交公司工作。

  “天呐,Vine已经那么古老了”,她向硅星人感叹:“我当然记得,好多明星都发Vine短视频。”

  她开始在App Store里搜索Vine,没有一点踪迹。

  的确,Twitter在2012年上市之前买下了Vine。Twitter彼时认为,用短视频来补充有限的文本,是最好的方式,并借助大量明星视频推广Vine。

  然而几年之后,Twitter亲手了Vine,在四处寻求出售但是找不到买家之后,最终将其关闭。

  杰西卡轻车熟地在YouTube上找到了歌星Brendon Urie的Vine合集,那还是一个少特效滤镜,主要靠发挥个人唱跳抓马沙雕表演的时代。

  没有永远的平台和网红,只有永远的流量。

  杰西卡也玩TikTok,“我只玩了两个月,然后就厌倦了。”

  “都是青少年,都是傻乎乎的人在”。

  人们回顾年轻时候的自己,大都觉得傻的挺可爱。但成年人很难再“卖傻”,他们有了更多可以炫耀的东西,旅游、人生经历、其他资本。

  她感觉TikTok里的世界很搞笑,可是和她没什么关系。她对视频相关的社交网站排列重要性,依次是Snapchat、Instagram和Facebook。科技资讯这是她获得朋友的信息,看到朋友生活的主要渠道,也是年长一代的空间。

  她表示,自己的同事们“年轻又紧跟潮流”,但是没什么人玩TikTok。

  不过在她身后,还有汹涌而来的Z世代。

  海外版TikTok远没有达到国内的极盛时刻,但TikTok的美国难题,在于“工具”定位,没有国内那么强的社交属性。流量无法变现,所以更多的网红用TikTok做视频,再传到YouTube等其他平台上去。

  有用户在Twitter上抱怨:“下一次我在TikTok上发有趣的视频,我也要在推特上宣布。不是我在意这个,只是真的要为自己的业务做广告。”

  修图工具Photoshop是无法到Instagram的,TikTok在美国的社交属性更为强化之后,假以时日,虚拟货币、礼物打赏、广告分成、流量引流、直播带货……那些“Oh my God, 买它!买它!”,或许会刷新美国用户对于视频社交平台的认知。

  从复制全球经验来说,TikTok还有一波大招没有发出——如果能打赢眼下这场美国战事的话。

  字节跳动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来宣传TikTok。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TikTok正试图通过针对性的营销活动来吸引一些Facebook的广告客户,并从Facebook挖人才。

  抖音和TikTok在中国和美国都证明了自己的成功。在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了一天之后,还想看BBC科教纪录片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来不及厌倦、一直刺激大脑快感的短视频,都是流量的来源,都是利益的资本。

  15秒,请开始你的表演。

  15秒之间,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有人想要分享,有人想要粉丝,有人想要认可,有人想被取悦,有人想贩卖产品,有人想赚取。

  在一个视频江湖里,大家各取所需。

  但美国能否接纳这样一个“江湖”?这场战事才刚刚开始。也没人知道Facebook是否高估了TikTok的,但Facebook大概率无法承担低估的风险。

  因为抖音与Facebook的战场,可不仅仅在美国。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