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资讯严小军:科学就是要解决自己发现的问题

科技资讯 2019-12-04109未知admin

  原标题:严小军:科学就是要解决自己发现的问题

  国际欧亚科学院中国科学中心第二十二次院士大会日前在京召开。24位中国学者增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严小军研究员位列其中。

  严小军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位藻类资源生化学理学博士,从事海洋生物研究近30年,开创了国内海洋生物脂组学,是我国现代海洋资源生化学的重要开拓者和国际知名专家。

  “贝类是怎么吃藻类的”

  两年前,严小军从宁波大学副校长调任浙江海洋大学校长。到任后的第一天,他专门到校图书馆和学生面对面交流。

  学生们知道他是科学家,很是为自己能有这样的科学家校长感到骄傲,好奇校长究竟是做什么研究的。严小军回答得轻描淡写:“如果有人问,‘严老师是研究什么的?’就一句话,‘贝类是怎么吃藻类的’。”

  2002年,在日本、美国做了多年研究工作的严小军回国,作为浙江第一批“钱江学者”,创立了宁波大学海藻资源生化学研究团队。

  为什么要研究贝类?严小军说,“我是搞海洋生物研究的。一到浙江后,发现浙江海水养殖产量中,贝类最高,占70%。贝类里什么问题最重要?育苗最重要。怎么做,才能育苗更多、质量更好、成活率更高?答案是要吃质量好的藻。”

  16岁考入复旦大学首届少年班化学专业的严小军,有着非常扎实的化学基础,他善于从最细微的结构去逐层比较,在回答“如何为贝类寻找最优饵料”的研究中,要观察贝类里有哪些脂类物质,藻类有哪些脂类物质,贝类吃藻类以后,脂肪有无变化?变化中有无规律……就是在这样的逐层探究中,严小军创新了藻类生化功能因子图谱学方法,提出藻类资源功能化系统利用新理论。2006年,饵类营养分析方法曾摘得国家科技进步。

  目前,严小军团队建立了国内规模最大饵料藻种库,新建3株饵料海链藻是近30年来我国贝类育苗产业饵料应用的新种源突破,提高育苗效率30%,福建、浙江、山东、江苏沿海最近都在用海链藻,这也几乎成为“贝类”届新的著名的种子资源。

  严小军发表SCI论文170余篇,论文被SCI他引3500余次,其中被引用次数最多的一篇论文,是他在日本做博士后期间发表的——发现褐藻里的活性物质岩藻黄素具有抗氧化效果,单篇最高引用471次(Google Scholar)。

  谈及这些高光时刻,严小军似乎有着科学家与生俱来的冷静与淡然,“比较遗憾的是,当时并没有认识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岩藻黄素让白色的脂肪为褐色的脂肪,这就意味着,这项是在减脂过程中没有副作用的化学物质,还有专家提出,岩藻黄素可以预防老年性痴呆”。

  但原始藻类中的岩藻黄素含量较低,如何提高它的含量呢?

  听说温州洞头一些养殖在大量培育富含岩藻黄素的羊栖菜,严小军带领团队专程前往,想尝试通过基因编辑的技术,将藻类叶绿素中的天线蛋白色素减少,促进岩藻黄素含量增高。

  严小军说,做科学研究,科技资讯无法预测每一步的研究之后会发现什么,只能一边做,一边顺着出现的结果去解释为什么,不断做下去,现象会在其中引,而科学就是要解决自己发现的问题。

  在浙江海洋大学严小军的办公室,最显眼的,挂着一张蓝色的舟山海域地图,这张地图似乎就是他对舟山的告白。

  今年10月,严小军正式提出加快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重建项目计划。他指了指地图上的岱衢洋,这里曾是史上大黄鱼产量最多的海域。

  浙江海洋大学水产学院博士陶震也是“大黄鱼”项目组的一员,他说:“严经常强调科学研究对地方产业的贡献。”大黄鱼的营养水平众所皆知,如果能让舟山野生大黄鱼重回万吨以上,大黄鱼产业将实现百亿元突破。

  陶震讲,严经常鼓励学生要有跨学科学习的能力,要开阔眼界去思考问题,比如,在解决如何让洄游的大黄鱼实现季节性定居的问题时,是否可以从鸟类迁徙方向中得到一些借鉴性的思考?

  严小军说:“做科学研究,当一件事情在一个很基础的阶段,一定要给他一个美好的愿望。虽然无法全部预知科研的进展,但要信赖科学研究最后产生的意义。”

  若学生是浪花,我愿是海洋

  严小军至今依然常常想起他在复旦读书时的校长谢希德先生。“她个子不高,笑容亲切,不管多忙,每个月总有一些时候会到学生餐厅就餐,大家知道她会来,就会一起等她。”

  也许这就是严小军对校长的最初理解,科技资讯校长,就是要首先和学生在一起的那个人。

  严小军认为本科生培养阶段,要重视考研,三门基础课(英语、数学和)要加强。有时他过图书馆,见到正在温习英文的学生,会停下脚步,请学生读一段文章,如果学生读得不好,他还会自己读一遍给学生作示范。

  去年暑假,严小军主动向外国语学院提出,给学生开设两节英文课中。浙江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蔡惠萍至今对此记忆犹新。

  “严的英语非常老练地道,两节课时中间没有休息,一气呵成,就像专业英语老师一样,科技资讯全英文板书,他从词源讲起,尤其强调了学好英文对学术方面的影响,他大家最好准备一本词典,每天背一些单词,学好英文,不仅可以自如阅读学术文章,更培养了一种思维,这对科研是极其重要的。”蔡惠萍说,“那节课反响特别好,学生都被严的学者风范所感染。”

  为什么学生一定要考研?严小军回答:“经过考研,可以复习一下所学的知识,是学业能力的再提升。大学的知识决定着大多数人的思维方式,硬核竞争力都是在这阶段形成的。”

  该校2018级海洋生物学研究生月跟随严小军团队近两年,她说:“严很忙,但每次组会上,他对我们团队所有人正在进行的实验都会记得非常清晰。”“在实验中遇到困难也可以随时请教他,比如我在用两种不同的方法做监测实验时,得到的数据不同,他会在邮件里帮我分析影响数据的原因。”

  让陶震特别受鼓舞的是,严小军特别支持年轻人的发展,“他对科学的态度从不狭隘,把每个人正在做的事情都挂在心上,还会帮刚入职的科研人员整理观点,去参与有竞争性的项目基金”。

  严小军爱大海,爱科学,也一样爱学生。在写给2018级毕业生的信中,拳拳,更是呼之欲出。严小军写道:“如果你是海上的一朵浪花,你会发现你并不孤单,世界上所有的海水都是一体;面对未知和挑战,可能并没有轻松的答案,我只能告诉大家,拥抱希望才有。”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