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地名要求整改品读历史]地名变迁承载城市记忆

科技资讯 2020-01-14114未知admin

  玉沙坡位于厦门港的海岸线上,是一个月牙形的海湾,分沙坡头、沙坡尾。其周边街巷地名至今保留原貌,可窥见旧时的渔港布局。近期,厦门启动了不规范地名清理,对“大洋怪重”四类地名进行重点整治。被点名的31个不规范地名已经集中向公示。

  近期,厦门启动了不规范地名清理,对“大洋怪重”四类地名进行重点整治。被点名的31个不规范地名已经集中向公示。

  作为基本的公共信息,地名同时也是重要的文化形态和载体。随着城市的发展,厦门在近年来公布了几批新地名,与此同时,一批旧的地名也在消失。

  “东方巴黎”“新景国际城”“海景奥斯卡”“商业广场”……近日,厦门31个地名被“点名”,被要求对名字进行整改。

  据悉,今年3月以来,根据《福建省民政厅、福建省厅等六部门关于印发福建省进一步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厦门市民政局等八部门联合对厦门“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开展了清理整治工作。

  此次公布的清理整治名单涵盖了城镇居民点、建筑物名称、区片、区、道、公交站牌,其中区有16个,占了大半。商业广场、皇达大厦、东方巴黎广场等厦门市民熟悉的地名也被列入不规范名单。例如,使用了十余年的“商业广场”被指属于“洋”地名,已经规范为莲前东123,拟进行整改;而同样颇有年头的皇达大厦、帝豪大厦等,被指具有封建帝王文化色彩;东方巴黎小区和东方小区,以及富山之罗马假日等一批居住区,则被指出疑似外国地名,显得“怪”。

  此外,还有湾区、央玺、天城、金山国际山庄等区被指出使用“国际”“世界”“”等词语,过“大”,近几年新建的居住保利叁仟栋、IOI园博湾等,则因为建筑物名称使用了量词“栋”,使用了“湾”等而被点名。

  目前,在经过有关部门、各区汇总,并征求厦门市局、市规划委、市国土资源与产管理局、市建设局、市交通运输局、市市政园林局、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意见后,这份不规范地名清理整治清单正面向市民进行公示。在整改完成后,这些地名的实体招牌、标识标志以及网络地图会进行相应的调整。

  “从一个地名的更迭,就能品读出一座城市的历史变迁。”在厦门市郑成功纪念馆原副馆长、文博研究员何丙仲看来,规范地名很有必要,地名“任性”,折射出对传统文化的不自信,“只有从尊重历史、传承文明出发,地名更迭、城市发展才不会被割裂,历史文脉才能承续不息”。

  很多人都知道厦门因白鹭而被称“鹭岛”,其实它还有一个很美的别名,叫“嘉禾屿”。相传,远古时厦门岛上产禾“一茎数穗”,被视为吉兆而得名。明初,朝廷在岛上筑城寨,取名“厦门”,寓意祖国大厦之门。之后,郑成功又把厦门称为“思明洲”,意即“思念明朝”。

  厦门的地名、名经历时代的变迁,背后有许多的故事。翻开厦门地图,不少地名或老或新,或俗或雅,或长或短,读起来颇让人回味。

  何丙仲说,地名种类繁多,意义各异,但无论是“自下而上”约定俗成的俗名,还是“自上而下”被赋予的各种“符”意义,无论是以地貌特征分、以姓氏分还以方位分的,它们都不仅有地理意义上的标识指向作用,还有着更深层次的人文内涵。

  北、莲西、映碧里、玉荷、盈翠里、莲岳……厦门市嘉莲街道有许多社区、道名与“莲”有关,让人仿佛置身于世界里,意境很美。

  这些,皆因“莲坂”派生得名。莲坂起源于古地名,最早可以追溯到宋代。据《莲溪本纪》和《莲坂叶氏家谱》记载,南宋绍兴年间,莲溪堂祖先叶十三郎由漳州叶浦社举家迁入厦门岛刘坂(今莲坂)一带,当时叶氏居住地刘坂有小溪长满,叶氏家庙因此得名“莲溪堂”。此后,附近道和区域的命名也都与莲有关。“地名是文脉,是历史的载体,后多会沿用当地已经流传开的地名,当地的人们一听就知道是哪里,即‘名从主人’。片区以‘莲’来派生地名的方式一延续了下来。”何丙仲说,至于有人说太注重艺术性反倒不易辨识,则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了。

  “从命名原则上讲,通常不产生新的地名专名。”厦门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副调研员梁瑞秋曾表示,地名命名首先要注重实用性,让大家好找好记,同时也要体现当地的历史,采用原汁原味的当地地名命名道,既实用又继承了历史。厦门2018年公布的96条新地名(包括道63条、居民点33个),就大多是沿用当地地名或以当地地名派生地名命名的。

  比如,当时新增的塘边东和塘边西,就是当地地名塘边派生的,因在塘边村的东部和西部而得名。而塘边的得名,是因为原塘边社地域宽广,地势北高南低,南部呈东西向的长条关刀状,自东向西有龙渊塘、窟仔底等7个池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些池塘仍在,但上世纪80年代后,因城市发展需要,池塘已被先后填平。

  “地名使用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是有根的,也叫文脉,是延续故乡记忆的最好媒介。”梁瑞秋说,在厦门这个发展迅速的城市,随着城市发展建设的需要,很多村庄逐步消失了,要留住乡愁,使用村庄名命名地名,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厦门的地名也有一些诞生于特殊年代,或者被赋予特定的“符”意义,比如厦门第一条新马取名为“开元”,还有为纪念孙中山先生的“中山”等。

  随着进步,地名的演变也拥有了更多文化涵养,有的地名还被赋予了德育功能,如“忠孝里”“信义里”等。何丙仲说,这些地名虽未必跟厦门的历史文脉有太多关系,但也不脱离传统文化范畴,既有纪念意义,又有德育的功能,是地名演变的一种进步。

  在诸多地名中,也曾出现了一些“全洋”地名。在五缘湾片区,佐世保、惠灵顿等“洋文”名字道来自于后和厦门建立联系的外国友城,传递了厦门国际化的包容态度。但在厦门,也有部分事实上和外国没有什么关系的突兀洋地名出现,对于这种现象,何丙仲直言“感觉很不好,有种‘文化殖民’的感觉”。在他看来,地名作为老百姓最经常接触的文化符,应当更多从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厚重沉淀中汲取灵感,以此来国人内心的传统文化情愫。

  “在确定地名上,应该更加坚定文化自信,首先就是要把一些怪、洋地名规范调整过来。”在何丙仲看来,地名设置应该尽量做到文雅有内涵,对此他,部门也可以征集一批具有较深厚文化功底的人士,参与到城市地名设置当中,集思广益,多进行推敲、考量,共同正能量。

  究竟有多少旧名“悄悄地走了”?2007年地名普查的结果显示,厦门自明清以来有1150个地名消失,占目前6700多个各类地名的1/6。

  造成地名消失的原因,主要还是历代区划调整和城市建设等人为因素。新旧更迭中,传统在消失,而有些新城区使用的新地名“贪大、媚洋、求怪”,的认同感普遍较低,一些地方的地理和历史脉络都会因此中断或消失,曾经的故事只能默默地躺在故纸堆中。

  规范地名,在实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的基础上,还要让大家从具有符意义的地名中“记得住乡愁”。此外,地名虽迫在眉睫,却也不能急功近利,需要对一个城市或地区的地理、历史、风俗、经济和城市发展方向等因素综合考虑,构建起既保留地域特色和文化遗产又兼顾城市建设的地名体系。

  总之,规范地名问题,需要城市管理者们更有文化自信,避免浮躁和媚俗,也需要完善现有的法规、制度。

  在厦门,有趣的老街名、巷子名甚至小区名字还有不少。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走进这些地方,方能真正感受厦门的老文化。

  打索埕巷,位于后海墘巷与福茂宫街之间。长261米,宽2.8米。旧称索仔埕。“埕”,意思是门外的小平地或者是院子外露天的场地。而“打索埕巷”名称的获得,是因为早年此处的大埕主要作为打绳场地,而绳即索,巷子因此得名。打索埕巷处在旧时的浮屿旁。打索埕巷是负责船只绳索制造的作坊集聚地,曾为制造船只绳索场地的打索埕巷,如今则变成一条的巷子,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繁华场景。

  在思明区自大同至思明北、局口街,因曾姑娘祠得名。曾姑娘是封建时代的一名贞女。相传曾姑娘因常劝丈夫走正道,丈夫恼怒趁酒意了曾姑娘,邻居悼念曾姑娘,后来建了小祠,所在地因此命名“曾姑娘巷”。

  暗迷巷,位于开元东南。西起大井脚巷,东至土地公祖巷。长138.6米,厦门地名要求整改宽1.3米。“暗迷巷”的得名是因为“稀饭”。清末民初时的暗迷巷一带属于海滨,分布着个码头,与厦门岛一水之隔的石码、浮宫、白水营、嵩屿、东屿等地区的农民,将他们生产的农副产品运到这一带进行交易,形成油市、菜市、猪仔圩等。暗迷巷内有几个摆摊专门卖稀饭的小贩,主要为附近市场的工作人员及农户提供稀饭、咸菜之类。时间一长,稀饭成了这里的标志性商品。厦门人把稀饭称为“an mi”,这条巷子因此被叫作“暗迷巷”。

  光彩街,西南起大同,东北至后厅衙巷。长311.1米,宽1.8米。光彩街曾名“棺材巷”。厦门地名要求整改旧时,因为巷内有几家专卖棺材的店,所以慢慢地被人们称作棺材巷,可是“棺材”二字不吉利,人们就作了雅化,取谐音“光彩”,厦门地名要求整改于是名便成了“光彩街”。

  厦门港碧山岩下,昔日绿树蔽天,山谷中有石崖天成,上复一石,高数米,行人至此,抬头不见蓝天,故名“不见天”。

  位于现今通往市局出入境办的长坡附近。当地老百姓传说那里有一块石头会出米,恰巧当时同安有位商人来到此地,生意做得非常兴旺,于是“出米岩”便叫开了。现在那块传说中的石头已不见踪影,但出米岩的地名传叫至今。

  位于轮渡附近,都是以行业的形式保留下来的地名。当年这里铁匠铺集中,另一个是卖鸡贩处,老百姓叫久了,地名便传了下来。

原文标题:厦门地名要求整改品读历史]地名变迁承载城市记忆 网址:http://www.ohlook.cn/kejizixun/2020/0114/48780.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指鹿为马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